栏目导航
香港正版免费资料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香港正版免费资料 >
顾小平与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浙江申嘉湖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等
发布日期:2019-08-27 10:05   来源:未知   阅读:

  原告顾小平为与被告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为东盟公司)、浙江申嘉湖杭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简称为高速公路公司)、湖州市康山街道道场村村民委员会(简称为村委会)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06年5月24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受理,并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审理中双方当事人自2006年5月30日至2007年5月14日止自行庭外调解。2007年5月15日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各方均派人参加。2007年7月30日进行了开庭审理,原告顾小平及其委托代理人杨京军、被告东盟公司委托代理人李萍、杨克利、被告高速公路公司委托代理人傅建峰等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村委会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5年4月17日晚,被告东盟公司与高速公路公司在建设申嘉湖高速公路104国道跨线桥过程中,把原告种植的2.273亩木全部毁掉,用宕渣把苗圃填高六米。原告的苗圃被填,苗木损失巨大。其中种植0.1亩柏树1000棵,单价30元,计30000元;0.11亩紫薇花原种1000枝,胸径7.1-8厘米,单价551元,计551000元,紫薇花自生枝约10000枝,平均胸径3厘米,单价13.79元,计137900元,香樟树2.063亩,5730棵,胸径10.1-13厘米,单价322元,计184.5万元,共计造成苗木损失2563900元。另因被告的填宕渣行为,需搬迁费、复耕费、养护费70000元。由于原告是残疾人、低保户,患有多种疾病。2000年春天以来,因身体原因无法工作,无力务农,与父亲一起购买香樟、紫薇等苗木,用自家的2.021亩自留地和租用村民魏才夫相邻的0.252亩自留地作苗圃,领取个体工商执照,种植苗木。由于被告东盟公司、高速公路公司的施工行为,把原告今后生活和生存的希望彻底毁灭。原告一年多来,先后多次向高速公路公司、东盟公司索赔,街道和村委会也多次参与调解,原告为此化费交通费等5000元,而被告东盟公司借口与村委会订有《临时借地协议》,不肯承担赔偿责任。原告认为被告东盟公司、高速公路公司违反《临时借地协议》,乱填苗圃、毁坏苗木的行为造成原告巨大的财产损失,应当共同承担赔偿责任。故诉请法院判令被告东盟公司、高速公路公司赔偿苗木损失费2563900元,赔偿苗圃恢复原状费用70000元,本案诉讼费用东盟公司、高速公路公司负担。庭审中原告变更了部分起诉事实和诉讼请求:认为村委会也是本案苗木毁坏的实施者,苗木损失中除柏树损失不变外,其余苗木损失如下:紫薇树为1000棵,每棵165元,计165000元。香樟树2.063亩,其中大香樟树88棵,胸径13-14厘米,单价460元,计40480元;小香樟树6500棵,胸径5-6厘米,单价77.4元,计503100元。东盟公司和高速公路公司造成原告的上述苗木损失共计738580元。另外被告还应偿付临时用地补偿费1500元/年·亩×2年×2.273亩计6819元,复耕费用10000元/亩×2.273亩计22730元,两项合计29549元。即诉请三被告(原告诉请将村委会列为第三人)赔偿苗木损失费738580元,给付临时用地补偿及复耕费用29549元,诉讼费由三被告负担。

  被告东盟公司辩称:请求驳回原告对东盟公司的诉讼请求。一、申嘉湖高速公路湖州段第H8合同项目经理部系合法使用土地,主观上并无损害原告财产的过错。二、项目部已按照《临时用地协议》支付了租金和苗木赔偿费,原告主张的赔偿苗木损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三、本案东盟公司作为被告主体不符。其下属的申嘉湖高速公路湖州段第H8合同项目经理部,是依据规定作相应登记而成立的项目经理部,可以单独作为诉讼主体。村委会是临时借用的村级集体土地的管理人和所有人,项目部与村委会于2005年3月18日签订的《临时借地协议》合法有效。原告主张侵权之诉,村委会才是唯一被告。

  被告高速公路公司辩称:原告诉称由被告东盟公司与高速公路公司共同毁损了苗木,但高速公路公司是业主单位,所有施工的单位是经过招投标确定。本案中业主单位并未进行施工作业,而且高速公路公司也不是协议主体,不存在高速公路公司违反协议,侵害苗木的事实。所以本案中高速公路公司不承担侵权责任。

  2、原告残疾证明、低保证、湖州市中心医院证明各一份,以证明原告身体残疾,生活困难,享受低保待遇的事实。

  4、临时借地协议一份,以证明协议主体是被告东盟公司和村委会。而原告没有参与,其中涉及到原告的自留地,所以该协议构成对原告的侵权。

  10、顾阿毛、吴益珍证明一份及挖土、运土价格定额一份,以证明原告恢复苗圃土地的清理费用在70000元以上。

  15、申请证人魏财福、朱银林、郭连忠、王志荣出庭作证,以证明原告租用他人0.252苗自留地及原告购买、种植苗木的情况。

  20、临时借地协议及所附图纸、补充协议及复耕费收据各一份,用以证明东盟公司向村委会借地12.8亩,包括0-7号墩,也证明了也支付复耕费的事实。

  本院对证据1、2、3(由原告提供),经对方质证无异议,本院认为可以证明原告的身份、生活情况及高速公路公司的工商登记情况,故予以确认。证据17(由被告提供),原告质证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该证据只能证明东盟公司下属有湖州段第H8合同项目经理部,但不能证明下属项目经理部具有独立法人的资格。证据18、20(由被告提供),原告质证认为原告并未取得相应款项,所以也与原告无关,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可以证明东盟公司已将协议中的土地租金、复耕费、砍伐费给付村委会的事实,但不能证明协议中应给付的赔偿标准已经原告同意,及原告收取相关费用的事实。

  一、关于原告是否对自己主张的苗圃占用土地具有使用权。原告为主张此事实,提供了证据6、11、13及魏顺元证人证言;虽然被告东盟公司及高速公路公司对原告是否是诉争的土地使用权人存有异议,但因未提出反证;本院认为诉争土地不但有村民小组成员的相关证明,也有出租人魏顺元(其儿子为魏才夫)的证明,而且村委会对原告拥有该土地的使用权也无异议;数份证据相互结合,可以证明原告拥有自留地2.021亩,租用魏顺元自留地0.252亩的事实。证据21(由被告提供)只能证明东盟公司与村委会订立借用土地协议的事实,并不能以此否认原告拥有自留地和租用自留地的事实。

  二、被告东盟公司与村委会签订借地协议中是否包括原告主张其种植苗木的土地。被告东盟公司提供了证据20,主张原告的土地已经包含在借地协议约定的借地范围之中,并且已按协议将相关款项支付给村委会。对此,村委会认为其与东盟公司签订的借地协议中记载为0-5墩,而不包括5号墩以外的土地。原告也认为借地协议中所涉土地不包括原告的苗圃地。本院经对证据综合分析:虽然借地协议中记载借地范围为0-5号墩,但所附图纸可以明确显示借地范围为0-7号墩;借地协议中面积为12.8亩,按照借地范围的长度与宽度计算,也应当包括5-7号墩地域;东盟公司与村委会签订的借地补充协议中也记载借地范围为0-7号墩,复耕费也按12.8亩计算。所以被告东盟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可以证明借地协议中的借地范围为0-7号墩间的面积为12.8亩的土地区域中,已明显包括原告的自留地和租用地;借地协议中0-5号墩的记载显属误载。

  三、原告种植苗木的数量、大小及价值。原告为证明自己苗木的损失,向法院提供了证据4、5、6、7、8、12、13等,用以证明原告在自己土地上种植苗木的数量、大小及价格。被告则提供了证据16,认为原告主张土地上的苗木生长期不足一年,并申请法院向测绘部门调取证据,以确定苗木数量。本院认为,原告应当对侵权行为发生的事实和侵权损害结果承担举证责任。原告虽提供了其购买苗木的证人证言,种植苗木的证人证言及苗木的一些价格依据,但主要的证人证言均为原告的亲属包括其父亲顾阿毛(在另一份证明明中以顾阿猫具名)、表兄朱银林等出具,该证人与原告具有法律上的利害关系,而且按照苗圃的正常生产经营,也无法将原告所称的苗木数量予以种植。从原告所提供的照片上也无法辨认苗木大小和数量,且原告对苗木的生长情况、苗木大小也不能予以合理说明、提供其他相关证据证实。本院向测绘部门调取的证据也无法确认当时诉争土地上种植苗木的大小及数量情况。但基于被告所提供的证据中也认可原告在自己的土地上种植有苗木,对毁坏苗木的事实双方不存争议,所以应当合理界定原告受损苗木的价值。为此,本院征询湖州市林业技术推广站,其向本院出具了苗木的价值意见。湖州市林业技术推广站是湖州市林业部门下属的关于林业种植、技术推广的一个事业机构,对本地区的苗圃种植生产情况最为了解和熟悉,所以其向法院出具的相关苗木的价格是线年本地区种植的单位面积苗木市场交易价值和原告经营能力、种植面积的大小、参考双方所提供的苗木照片,本院确定为每亩苗木价值为20000元,原告受损苗木损失的总价值为45460元。至于被告东盟公司提供的市政府通知一份即证据19,虽规定了苗木的补偿费用标准,由于原告并未同意按此赔偿,所以受害人的损失超过此通知所规定的青苗补偿费标准时,应当按照受害人的实际损失确定,本案中不应适用该通知的苗木补偿费标准。

  四、原告主张的其他损失问题。本案原告所主张的土地使用权中,有0.252亩系其向同村的魏顺元租用(诉状中原告表述为向魏顺元的儿子魏才夫租用),原告顾小平与魏顺元应当按照双方间的租用土地约定结算土地租金,但原告有权取得租用期间的收益,所以由该土地产生的土地补偿费用和复耕费产生于租用期间,应由实际土地使用权人即顾小平行使权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吧!就原告种植苗木的2.273亩土地所产生的临时借地土地补偿费及复耕费的费用赔偿标准应根据原告的诉请及被告东盟公司与村委会签订的借地协议的相关约定予以赔偿。

  基于以上证据的分析认定,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本案事实查明如下:2005年3月18日,被告东盟公司下属申嘉湖高速公路湖州段第H8合同项目经理部(简称为项目部)为施工需要,与被告村委会签订临时借地协议一份,协议约定:租用土地范围为申嘉湖高速公路104国道跨线亩的土地。租期两年,即2005年2月5日至2007年2月5日,租金为1500元/亩·年、苗木赔偿费为2400元/亩,征地范围内树木的砍伐费为2000元,合计金额为71120元,等等。2005年8月18日,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一份,约定租用土地的复耕费为68000元等。东盟公司已将两份协议约定的费用全额支付村委会。2005年4月17日,被告东盟公司、村委会组织人员将原告种植的2.273亩土地上的苗木全部损毁,并用宕渣将苗圃填高后用于施工。原告苗圃的土地中的2.021亩系其自己的自留地,另0.252亩向魏顺元租用。因原告与被告东盟公司等为赔偿事宜协商未成,致纠纷成讼。

  另查明,原告在其种植地上的苗木损失为45460元,2.273亩上产生的临时用地补偿费用为6819元、复耕费用为12075元。

  本院认为:项目部系被告东盟公司的一个内设部门,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所以项目部对外实施的民事行为所产生的民事责任应由东盟公司承担。项目部与村委会签订借地协议后,两被告东盟公司、村委会即组织人员对诉争土地上的苗木进行砍伐,由于借地协议并未经得实际土地使用权人即原告的同意,所以两被告的上述损毁苗木的行为已构成对原告所享有的苗木所有权的侵犯,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责任。村委会未经原告同意,与他人签订协议,对原告的苗木擅自处分,错误行使权利,并落实砍伐人员对原告的苗木进行损害,所以应认定是本案的直接侵权人,与案件处理结果具有直接的法律关系,应为本案的被告,而不是与案件有利害关系的第三人。而东盟公司作为专业施工单位,在借地过程中,未经调查核实,与村委会签订借地协议后即草率施工,造成对原告苗木的侵害,也是本案的实际侵权人。上述两被告对其共同侵权行为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所以被告东盟公司认为其不是适格被告的抗辩不能成立。鉴于被告东盟公司已将租用土地的复耕费、土地补偿费等给付村委会,如在本案中东盟公司赔偿原告后,势必给其带来了双重赔偿问题,所以其仍可按照原告的实际土地使用面积就先前已支付的款项向村委会予以追偿。至于被告高速公路公司是被告东盟公司的工程发包单位,在工程施工过程中其既不是施工者、借地协议的合同当事人,也未指使施工单位进行苗木砍伐,所以其不是侵权人,所以无须承担侵权的法律责任。原告要求被告高速公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无法律和事实依据,被告高速公路公司认为无需承担民事责任的抗辩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本案中原告对自己苗木受损的侵权结果虽不能举证证明,但本院为保护社会合法权益,体现公平与正义,所以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基于原告是残疾人、困难户等原因,举证能力有限,所以依职权调取相关证据,并结合本案受损实际,确定苗木损失为45460元;本案的赔偿请求虽主要是苗木损失,但为简化诉讼,避免给当事人带来不必要的诉累,可以合理吸收其他附带诉讼,将原告主张的土地补偿费和复耕费部分的请求一并处理。本院依据原告自有的自留地实际面积和市政府规定、村委会与东盟公司签订的两份协议,确定临时用地补偿费用为6819元、复耕费用为12075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七)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湖州市康山街道道场村村民委员会共同赔偿原告顾小平苗木损失款45460元。

  二、被告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湖州市康山街道道场村村民委员会补偿原告顾小平土地补偿费6819元。

  三、被告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湖州市康山街道道场村村民委员会补偿原告顾小平复耕费12075元。

  如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湖州市康山街道道场村村民委员会未按上述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费12691元,由原告顾小平负担11628元,两被告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湖州市康山街道道场村村民委员会负担1063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递交上诉状之日起七日内,预缴上诉案件受理费12691元(具体数额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确定,多余部分以后退还),款汇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户名:浙江省省本级财政专户结算(分户);开户行:农业分行西湖支行;帐号:575515001。逾期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